640

南山讲堂

王连起先生的书画鉴定之路

主持人:

赵国英(故宫博物院研究室主任、前故宫出版社总编)

周翔飞(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副社长、副总编)

对谈嘉宾:

王连起(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薛永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何传馨(前台北故宫博物院副院长)

吴敢(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江文苇(耶鲁大学艺术博物馆亚洲美术部主任)

钱玲(天津博物馆副馆长)

何碧琪(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文物馆副研究馆员)

卢慧纹(台湾大学艺术史研究所副教授)

颜晓军(上海博物馆馆员)

主办:故宫出版社

协办: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

时间:2018年6月16日19:00

地址:南山书屋(上城区南山路210号)


王连起先生是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著名古书画碑帖专家,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先从李卿云先生学习碑帖及书法赏鉴,后拜徐邦达先生为师,并长期担任徐邦达先生的工作助手,从事古书画研究鉴定工作。在古书画特别是碑帖鉴定方面,也受到启功先生的悉心指教。尤其长于晋唐宋元书法、绘画、碑帖刻本的真伪研究鉴定,被称为国内“兰亭”研究第一人,赵孟頫研究第一人。

王连起先生是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著名古书画碑帖专家,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先从李卿云先生学习碑帖及书法赏鉴,后拜徐邦达先生为师,并长期担任徐邦达先生的工作助手,从事古书画研究鉴定工作。在古书画特别是碑帖鉴定方面,也受到启功先生的悉心指教。尤其长于晋唐宋元书法、绘画、碑帖刻本的真伪研究鉴定,被称为国内“兰亭”研究第一人,赵孟頫研究第一人。

王连起先生(中)与恩师启功先生(左)、徐邦达先生(右)

王连起先生(中)与恩师启功先生(左)、徐邦达先生(右)

王连起先生主编了《赵孟頫书画全集》《米芾书法全集》《唐寅书画全集》等。多年以来,王连起先生在中国古书画史方面多有著述,既得先生们识真辨伪、文史考订的治学方法,又能做到见必己出、不袭前人、有所发现。在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普林斯顿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工作期间,都曾为这些文物单位解决了许多古书画研究鉴定方面的疑难问题,如在普林斯顿大学博物馆的伪品中发现赵孟頫行书《洛神赋》真迹等等。

作为启功先生和徐邦达先生的高足,王老师在故宫博物院从事书画鉴定工作,本次南山讲堂,王连起先生和多位中国艺术史专家和学者到南山书屋来共同畅谈王连起先生的书画鉴定之路这个话题,分享各自在书画鉴定方面的宝贵经验,当然您也可以提出问题,由各位专家现场进行解答。

640

王连起 语

我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读高中时,遇到“文革”动乱,与所有同龄人一样,失去了上学的机会,于是便自修文史。七十年代中,拜李卿云先生为师,学习书法碑帖鉴赏。后拜徐邦达先生为师,学习古书画鉴定研究。1979年初调到故宫研究室,做徐先生的工作助手。徐师知道我对碑帖还有兴趣,便亲自修书,让我去拜启功先生为师,从此又得到启功先生的悉心指教。因为初始受李卿云先生影响,对赵孟頫书法相关问题留意较多。到故宫后,就以赵孟頫作为业务上可以发言并,可在之后亦能持续研究的立足点。曾与启功先生讨论过这个问题,先生说这样可以上挂下联,上可以继续深入对宋唐晋魏汉的追溯探讨,下可以联系元、明、清书画的发展变化。研究赵孟頫亦兼顾到了书法、绘画和碑帖。缘于此,之后我陆续写了一些有关赵孟頫书画的文章。

我在念初中时,就非常喜欢鲁迅先生的著作,所以对与鲁迅相关的事和人也颇感兴趣。这其中就有郭沫若先生。1965年郭先生按康生的意见发动所谓的“兰亭论辩”,这是促使我关注兰亭问题的主要原因。又因李卿云先生是从碑帖鉴赏鉴定为我开蒙的,所以碑帖,特别是法帖的辨伪,便同赵孟頫和兰亭问题三个方面是我撰写的文章中较多的了。但因自己工作是古书画鉴定,因此凡古代较有名气的书画家(历史上的一二流作者)作品的真伪,都应该有所认识,并能即时辨别。当然这恐怕只有徐邦达先生等极少数的专家能做到。可这是我们从事这个专业的人必须为之努力的。所以在上面言及的三部分之外,本人也发表过一些涉及真伪鉴考的文章,但对一些专门的个案研究,其精确和深度方面,和专门的研究专家相比,是会有差距的。

启功先生在为张葱玉先生的《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作序时说到“古代人论史学家须有‘才、学、识’”三条基本的条件。这是唐代史学家刘知几《史通》中的话,先生移来论鉴定家。要补充的是清代的章学诚《文史通义》中对治史又补了一条“德”。同样也要求鉴定家,似乎更有必要,即便不谈利害品德,仅言鉴定工作的内容,主要是识真、辨伪、正讹、纠谬。这样,“露人”就难以避免,但“扬己”就要时时注意了!特别是当今做学问的条件比古人、比前人不知要方便多少倍。很多前人查寻不到的资料今天变得很容易查到,但这绝不代表我们在学习上就万事通了。之所以讲这些是因为搞古书画鉴定,“鉴”很多时候是离不开“考”,即史实和文献的。奉献给读者的这些文稿中,就有几篇同史实有关。但我只是为古书画鉴定的需要而涉及到史实的。研究历史问题还要有专门的学识修养,这一点要有一个清楚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