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任道斌教授谈清代书画篆刻艺术

640

 

落日之辉 :清代的书画篆刻艺术

主 讲:任道斌

主 持:何 鸿

时 间:3月18日(周六)19:00

地 址:南山书屋(杭州市南山路210号)


任道斌,浙江杭州人。1981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并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从事中国历史与文化研究。后调入中国美术学院执教,1996年经文化部批准为美术学博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欧美、日韩、港台及东南亚讲学与鉴定中国古书画。现为中国美术学院国际教育学院院长,国画系、史论系博导,东京国际水墨画交流协会常务理事。香港城市大学中国文化、中心客座教授。

著有《中国少数民族美术史》、《中国绘画史》、《砚与文房诸宝》、《思嘉室收藏录》、《思嘉室集》、《赵孟頫系年》、《董其昌系年》、《方以智年谱》等。


[ 相 关 书 目 ]

640

《落日之辉 · 清代的书画篆刻艺术》

任道斌 著  

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

内容简介

清代是书画篆刻艺术发展史上的又一座高峰,风格各异,流派独立,特别是在清代碑学盛行时,碑学家无不兼擅篆刻,可以说清代的碑学与篆刻学是相辅相成的。

任道斌教授新出版的《落日之辉 · 清代的书画篆刻艺术》全方位论述了清代书画的形成和特征,从文化史社会学的角度论述了清代书画和篆刻的艺术特色和成就,为清代艺术研究提供了新的角度。


历时268年的清代,中国社会由封建走向半封建半殖民地,其书画篆刻史的发展,在当时社会环境的影响下,形成了前所未有的朝野并进、流派纷呈、中外交流的局面。

首先,书法出现了与元明以来馆阁体儒雅规整面目相异趣的豪放新风,无论是入仕新政的官僚如王铎,还是寄迹江湖的明遗民如傅山,皆在书风中倾注了更多的个人情感,雄奇不羁,传达了动荡的时代悲催。而雄才大略、文武兼备的康乾二帝则酷爱帖学,使晋唐传统得以在新朝中绵延不已。尔后受乾嘉学派复古之风的熏陶,具有浓郁金石趣味的汉魏北碑书风,以朴拙大气之姿登堂入室,步入书坛的主流,与帖学平分秋色,“南帖北碑”论亦应运而生,其中邓石如、康有为、杨守敬等身体力行,用力甚多,北碑书风甚至影响及于日本。 而馆阁体却一味秉承元明之风,坚守典雅堂正之质,牢踞书坛的上层地位。篆刻在金石学、 朴学的推动下,讲究学术、摹古创新,也形成了苏浙皖不同流派,晚清还诞生了以吴昌硕为社长的金石书画研究学术团体“西泠印社”。


刘墉 行书游道场山诗卷(局部)

刘墉 行书游道场山诗卷(局部)

郑簠 隶书浣溪沙词轴

郑簠 隶书浣溪沙词轴

邓石如朱文长方印 笈游道人

邓石如朱文长方印 笈游道人

高凤翰白文方印 家在紫金浮玉之间

高凤翰白文方印 家在紫金浮玉之间


绘画同样受到时代变迁的影响,明末董其昌“妙合神离”的画学主张在清初出现了两极的发展。一是以“四僧”为代表的野逸派,满腔悲愤,以画为寄托,吐露民族情怀与身世之感,追求“我自用我法”,突破传统,面目一新,受民间欢迎;一是以“四王”为代表的 正统派,以画养生,复古为尚,整理传统,规矩方圆,延续古风,他们书斋造境,影响及于皇家审美旨趣。此外,明遗民及清初匠人画家的东渡,给扶桑带去了“南画”与“北宗”艺风,被日本称作“舶来画派”。随着清政权的巩固,康雍乾三世宫廷绘画迈向鼎盛,文人画家与欧洲传教士画家和乾隆帝直接参与其中,卷轴画、版画、书画著录文献等皆有鸿篇巨制问世,体现了封建社会最后盛世的文化气象。而民间绘画的繁盛则在经济发达的扬州,因盐商的赞助,乃形成了与宫廷画风异调的画派,讲求个人性灵的抒发,吐露胸中的块垒,追新猎 奇,迂而不腐,以画为生,符合商业与世俗文化之需。晚清通商口岸的开放,中外文化交流频繁,土洋结合,更影响绘画流派向多元发展,包括海上画派、岭南画派、京津画家、外销油画、石版新闻画、赴海外留学学画、开办新式美术教育机构等,皆成为当时绘画史的亮点。


王时敏 云山图轴

王时敏 云山图轴

焦秉贞 《仕女图册》之一

焦秉贞 《仕女图册》之一


清代还有汉藏合璧的布达拉宫壁画、少数民族绘画、太平天国壁画、各地民间年画、书论画论甚丰等极具时代特色的内容,不仅丰富了中华文化,而且使得清代成为中国古代书画 史上内涵与表现形式最为丰富的别开生面的时代。

如果说清代是封建社会终期的落日,那么清代的书画篆刻艺术,宛如这落日下山时的灿烂光辉,绚丽多彩,眩人心目,美不胜收,令人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