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教育究竟应该教什么?

陈正达著《视觉治愈VISUAL TREATMENT》正式出版

美国哈佛大学曾做过一项研究,普通人的大脑每天通过五种感官接受外部信息的大致比例分别为:视觉83%、听觉11%、嗅觉3.5%、触觉1.5%、味觉1%。视觉,作为五感中接受信息最多的感官,重要程度远远超过其他四感的总和。人们通过眼睛的“心灵之窗”,观看世界、认识世界。

进入到现代工业社会后,“设计师”这一职业担负起人类日常生活方方面面的“创造工作”,视觉传达设计师们更是为了那占据“83%”重要地位的视觉感官而不断努力——衣食住行的品牌形象,每天面对大小屏幕的界面UI,街头、车站、网络的广告招贴,笔记本、T恤衫、马克杯上的插画图案······美国当代著名的心理学家马丁·塞里格曼(Martin E.P. Seligman)等学者提出的“积极心理学”认为,可以通过社会环境的积极化建设,促进个人和社会的发展,使人类走向幸福。因此,有没有可能通过策略性的视觉设计,在为现实生活种种难题提供解决方案的基础上,影响大众的视觉感官,用引领未来的视野使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更美好?

近日,中国著名视觉设计师陈正达所著的《视觉治愈VISUAL TREATMENT》,由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正式出版首发。书中展示了其作为视觉传达设计实践者、研究者、教育者基于20年从业经验的思考与实践,也呈现了作为国际设计教育“风向标”的中国美术学院视觉传达专业,最近10年的全新成果。

《视觉治愈》

陈正达 著

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

 

“艺术鉴藏丛书”是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策划出版的系列丛书,一贯以艺术鉴赏的思路为要旨。

 

“国美人”陈正达,从事设计20年,执教设计20年。“多维设计”“ 视觉治愈”“ 未来设计”······本书中,10大“ 设计之问”的提出、一场教学模型的构造、9次教学实验现场,都是他百炼“ 金课”的设计教育经验总结,更是他打破经验壁垒的创造张力体现。从他最初的“ 创造风格”到“ 驱动创新”,这不仅是一种变化,确切地说,更是一种变革。

对设计教育的哲思,已成为他作为设计教育者的一种自觉,是责任,更是使命。

Atd6KhuvXLsxibJicp9R6j26icibM3zSeuAtibInBZwtZp728lmZPKicLrdk2qMcpdgLTib1BKXrAeQRUFdNVaKDEoZ7g

 

Atd6KhuvXLsxibJicp9R6j26icibM3zSeuAtRoc2tbB9Lm9OT4fK9XwFVOpc3P5dzbUPaP2ruaw75cwljPaIDnicMUA

 

视觉治愈——为全人类设计

设计的意义是什么?设计为了谁?什么是设计之“道”?如何进行设计教学?全书一开篇就带来了关于设计的“十问”。尽管人们一直在不断追问设计的表达形式和设计的意义,但是设计的根本仍然是围绕着问题的解决而展开的。陈正达于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期间首次提出“视觉治愈”概念,并逐步梳理成型,应用于教学实践,正是基于对视觉传达设计终极意义的思考。他认为,“曾经在美术学院里,设计同艺术一样为美学而美学地教授,逐渐脱离社会现实和文化的影响。设计教育的焦点应该转向日常生活、社会人文、大众行为,不再是仅仅按照美学指导下的观点,增添一些作品的美观度”。目前,全国将近千所大学的设计专业,大多沿用的是同一个课程体系,导致教学同质化问题严重。在学院“象牙塔”中的设计教育,一方面是理想之高,一方面却是距现实社会之远,因此有必要对设计教学进行一次改革。

2016年,中国美术学院与英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艺术设计研究中心联合发起建立CHC国际设计工作站。首次的合作以联合国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之一的“生命健康”为切入点,展开了以设计介入社会问题的探索及教学实验。经过系统的调研考察、设计实践,教学作品中诞生了颇具社会功能性、前沿性的案例,如通过病历本的视觉再设计,调解医患矛盾;对药盒包装进行设计,合理展示药品特性,传递药品真实信息;利用VR技术设计的远程医疗体系;用新型材料设计的颈部矫形器等等。每一项研究都与生活、与社会息息相关。

设计需要从真实社会中寻找问题,通过问题的解决将不同的人、事、物、地联结起来,既联结了“需求”和“形式的创造”,又联结了“现实”与“改造的目标”。当然,设计所面对的问题不仅仅是“健康”。在接下来的几年中,陈正达及师生团队着眼于更大的研究范围、更广阔的问题系统,从“健康设计”到“社会关怀”,从“危机设计”到“未来设计”,希望以视觉设计“治愈”社会问题。

在书中,陈正达指出“设计的目的是解决需求和社会责任”。未来的设计师不仅仅只是制作图书、海报、网站、服装、产品或是空间设计,而是一个创新的战略性角色,以应对各式各样的社会实际问题。从儿童健康到人口老龄化,从农民工生存现状到城市规划,从人类生存环境问题到社会心理与文化问题,让人们重新认识到设计师推动变革的潜质。书中提出一种作为设计师的职业理想“设计师们是这个伟大新世界的‘新造物者’”。为全人类设计,正如《乔布斯传》首页所写的那样:只有那些疯狂到相信自己能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的改变世界!

Atd6KhuvXLsxibJicp9R6j26icibM3zSeuAtPhmnNImmXlGhTnLHRGUib3omvHB25IS0iaNjrJzlZFFdS9DhAicKkTa5A

 

Atd6KhuvXLsxibJicp9R6j26icibM3zSeuAtF3621zmtibQj6DFQmLJylsQgDhQ0FmTrA5xzLYECcxTlsicxmTb7gQwA

 

Atd6KhuvXLsxibJicp9R6j26icibM3zSeuAtTwHPSdza2IOsmJZc50ibUZuG6mprLCc7nEaMnhEmUqYAjHIyzkabz9g

多维设计——教学,在被淘汰之前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本书主要分为“哲思”“创见”“践行”三大板块,不仅仅有多样化设计案例的展示,更从形而上的角度,提供了多种对设计的全新思考视角,并从形而下的层面提供了作为当代设计师发现社会问题、激发设计创造原力的方法路径。

在以社会问题为导向的教学研究中,陈正达发现当视觉传达设计师尝试用本专业语言去深入研究和解决问题时,站在单一专业的角度已经难以解决全域的问题。由他牵头展开的“多维设计与策划”是中国美院视觉传达专业经过10年探索与总结的成功教学路径。

摩尔定律告诉我们:技术不是即将被更替,就是在即将被更替的过程中。以往的设计教育,更多的以相关技能的养成为标准,但是这种模式在这个时代却遭到了挑战。当今的视觉呈现技术飞速发展,如果仅仅教授技术,“这样可能的结果就是我们教授的永远都是一个过时的或者是行将被淘汰的技术和方法”。所以,对于教授技术还是思想,陈正达清晰的判断指出“设计教育的本质既不是教授技巧,也不是探索审美,它是方法论的形成,而不应陷入科学和艺术之争”。

“多维”的设计方法,强调对当下现状与问题的关注与反思,在课程中将聚焦的内容设定为“国家战略需求”“社会民生问题”和“媒体聚焦事件”三个方面,通过研究分析,筛选保留下适合用本专业手段来对其产生干预的社会问题,形成研究课题库“问题白皮书”。所有的问题白皮书都经过淘汰筛选、反复打磨而沉淀下来,成为之后学习研究的基础。

通过教学的不断实验和探索,“多维设计与策划”提炼出了适合视觉传达设计的策略思考工具“三钻模型”。这是一套有关逻辑推演和实践路径的工具,促进了思维的跃迁,让学生在应对复杂性、系统性和不确定性社会问题的时候,明白如何从视觉传达设计师的视角去发掘问题、寻找目标人群、提炼核心问题,同时在不断反思实践中修正设计方案,注重设计所表现的实际效能,表现方式符合适度性需求。并针对设计落地和实施的问题,构建一套行之有效的、专为视觉传达设计师服务的设计与策略工具。

设计师在应对现实生活中复杂的系统性问题时,可以从多维度视角进行思考和分析,相对高效准确地构建出紧扣内容需求的设计策略和设计构思;也可以在“三钻模型”的框架基础上发散出更为有效的延展工具和方法,面对多变复杂的真实问题,选取更有针对性和实效性的调研分析、创意构思和设计实施的有效策略和研究路径。

1本书,10大“设计之问”、1场教学模型、9次教学实验现场,打破经验壁垒,创造设计未来,展现了陈正达百炼“金课”的设计教育经验总结,期冀带来设计教育领域的全新变革,更期冀设计师们以“造物者”的身份,为全人类创造美好的未来。

“青年哲匠奖”获得者

设计艺术学院副院长陈正达

“哲匠奖”评委会颁奖词

他是国际平面设计界的中坚力量,其设计风格极具视觉张力,手法多变,意涵丰富。他在国际各大展示平台频频亮相,数度获奖,其作品被多部世界设计经典收录。

他说,设计是有生命的创作过程,设计师要做的不是无休止的社会订件,而是在一次次遭遇、体验和实验中,建立起自我对世界的理解,持续地推进心灵的解放和视觉的治愈。

作为一名教师,他有着跨界的视野、敏锐的直觉、批判的精神。他不断追问当代设计教育的本源问题,为设计教学的知识更新与系统迭代殚精竭虑。从教十五年,他发起了“多维设计”、“视觉治愈”、“社会之声”等一系列教育创新方案,不断以先锋的姿态为设计学科开辟出崭新的空间。

vJHRsfBnF8lcf2rGbv9GicKDtNosGouTk6ozYrBJFkjTSy3ypexhR0JdT3gDlSDa9GK658o9yRzcEJwfDrfDnxwAtd6KhuvXLuA6gdncAcl6pVZLGTW3zEcTbsjPduePtYynIRf8tp8BVzuyd51HepxRHfJU3qgibZVRBYgK9ZFobA

 

《视觉治愈》自序

文 | 陈正达

十年,有多久?足以让树木成林,让时代更迭。

对中国美术学院视觉传达专业来说,过去的这十年是快速成长和变革的时期。我一直想以一些文字记录下这些,但也总是以琐事太多为由而搁置。今年借着疫情带来的“空窗期”,也便有了静下来梳理这十年设计教学变化的契机。十年前,视传专业设立不同研究方向的工作室,起初我们在意同一门课程怎么上出新意,我视其为量变,后来索性连课程的开设都发生了改变,就是为了摆脱长久以来的匠气转而更关注设计的思维,这是随着时代应运而生的理念,大学教育要让设计师重塑个体的感知力。古语云:君子不器。思维不能拘泥于固化的“器”之中,我们的课程革新就是为了突破这些“器”。

于日后漫长的教学变革进程中,不断弱化科目教育,倡导学科融合的项目化教学,我们不断尝试着,这其中遭遇了很多人很多事,学生和教师都在思考“我们为什么需要设计?”“我们怎么设计?”。在此过程中,我们构建或设想了一些议题,诸如“多维设计”“视觉治愈”“视觉东方”“未来设计”等。设计师的工作总是绕不开生活的,但却又总想着跳出去,催化了我对于“大学的设计教育将何去何从”的思考,也就有了一系列“设计之问”的提出。

设计有理性的层面,我们的教学邀请教师和学生共同“创见”,共同研究并整理设计的方法论,本书中的“三钻模型”,给设计提供了一个可以遵循的路径,但是这并非固化的知识结构,因为设计同时又是感性的,每个人的设计感受都是独一无二的。本书也还原了教学实验现场,再现每一个项目课程的始终,让学生去社会中发现设计该解决的问题,体悟设计让这个社会更接近于美好。每一次教学实践总是会有新的问题被提出、被解决。每一次践行的成果都是对教学的肯定,这不长不短的十年,有幸,我参与其中,并成为一个记录者。

Atd6KhuvXLsxibJicp9R6j26icibM3zSeuAtwdno9RghQqiboEw9WHJJ2LUzoWiasNk6ElfnGYegPtAFq8jB5ZHiapCsQ

Atd6KhuvXLsxibJicp9R6j26icibM3zSeuAtXfD4N1lnzL1X8wvGVrc2U1RKNiaTNbOvmvgjDNJOib0DSbQYDlXvRJhA

更多内容可关注   一页南山   公众号

Atd6KhuvXLvIKibt2E9Z8icrTUsyE3dkeheYLlZJHPau0zB0d6YdzvRCbttVjA4MD9JnMY7EkMP2vTOm9QgRHAyg

Leave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ear form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