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刀刻梦的艺术家 | 《绘事微言·陈海燕之意觉蹈刃》

梦,如同暗夜中倏然而起的烛火。

梦,这烛火孤独而倔强。

梦,这夜的烛火,闪烁在世界的幽深之处。

梦,带着光明起身而行。

在那里,有风。

在那里,有低语的回响。

在那里,有裹挟着的纠缠。

在那里,有难以觉察的誓言。

它洞见那一瞬间,却不能照亮一切。

梦,如刀声荡漾在四季的伸展里。

梦,或者是可能。

梦,是丈量世界的尺度。

梦,拥挤在时光的落叶里。

——佟飚

《绘事微言·陈海燕之意觉蹈刃》

陈海燕 著  曹晓阳 郑端祥 主编

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

《绘事微言·陈海燕之意觉蹈刃》大量收集呈现陈海燕自读书时期开始的写生、创作手稿,从艺术家个人学习、学院专业教学,以及个人艺术创作研习等方面多角度立体呈现艺术实践探索。

陈海燕

1955年生于辽宁抚顺

1984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

现任中国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版画系教授

刀尖上的梦

文 | 许江

梦为何?

梦是一种错,梦是一种乱,梦是一种捉摸不定的视像。字典上说:梦是睡眠时,活跃着的大脑皮层的表象活动。近代科学家证明梦不是一种心理历程,而是物理刺激在心理上的表示。弗洛伊德则坚持:致梦的因素很多,梦是人类潜意识中显示的某种欲望的满足。无论从心理学和精神病学上来讲梦之为何,梦从来就是人们关注的另一个境域。它荒诞却可以辨识,突兀却带着现实的勾连。人们日常的焦虑,那些被压抑和忽略的念头,那种种深潜的隐念,在梦里变幻而成为某种视像。这种视像如此纷乱离奇,又如此生动超常,成为追索人们潜意识的一串串分沓的踪影,更成为古往今来文人墨客的创造于斯、生活于斯的特殊视域。陈海燕就是这样一位活在梦中,并以木刻刀来让梦境显形的突出的艺术家,清脆的短调。

什么时候开始做梦?

陈海燕眯着双眼,仿佛在梦中。她一定是一个做昼梦的人。“梦就是一种生活,一种很真的生活。”最早的梦,或者说,最早被抓住的梦是在1985年。那时的梦都小,像印章,黑居多,匆匆忙忙地将飘忽不定的“梦”写下来,用刀刻出来。那是一个写“梦”的时期,那刀在木板上追着字迹跑,绕着几片符号——形的符号跑。形符与字符缠糅在一起,互相串联。那字、那画一道呈现,就如梦中很多场面同时呈现的一样。那梦境共时而又跳跃,没有前后,没有收尾,有的只是一份焦虑,一份刀一般的欲与望。现在它真的成了一把刀,亮丽而尖锐,那刀尖“如梦”般地舞动。刀法生动而纯一,让形符、字符清晰地显露出来,就像那梦境本身,清丽、缠绵。那是童话般的梦,没有结局,只有片段,只有清脆的短调。

 

Atd6KhuvXLu6wRbFJiaZbQO4uxCXsZqTTGY7JNdMyanMfLREiaH88oiaAU4I0WibZdJkW6pK1IYtB0c4E9vfbibBibMg

梦系列一组 黑白木刻 60cm×60cm 1986年

粗放的牧歌

“我拖着儿子上了巨高城墙,下面是万丈深的马路,还有树,并且树上有积雪。我告诉儿子,我先跳,可听到下面马路汽车的叫声,在空中游着······”(1999-1-2)“我把小花种在花盆里,用铲子在一个空树中挖细沙土养花······”(1999-3-22)“窗口出现了一只孔雀,它头上长出绿色的树叶。”(1999-5-19)“······可那些碧绿的芦苇长得那么壮而无一丝灰尘······”(1999-6-19)20世纪90年代的“梦”变得更为缠绵,更加瑰丽,可是那刀,却更深地耕入黑色的木板,耕入那夜。字形变得粗放,仿佛要与黑、与夜融为一体。那一刀一刀之间留下了运刀的痕迹,不事修饰,带着入夜纷沓的紧张,还带着入梦那“如梦”的气息。那刀继续放胆地操动,在图上耕跑,气息雄强,吐纳豪放,那般深沉,已经将图本身变成梦本身。夜深沉,梦亦深沉。

 

Atd6KhuvXLu6wRbFJiaZbQO4uxCXsZqTTD7ph06cKKNewHViaRDGBrEtJT1m2w31icd0jKCxaK7XCqZCMDSFvFHWA

梦 1999年6月20日

夜之悲伤 木版 90cm x 60cm 2000年

 

Atd6KhuvXLu6wRbFJiaZbQO4uxCXsZqTTvKxWibVrA0jyTOicPZKNxwIms9Fpm9cKQm1OMrxBPKkicpqL5Hhy9mD8g

 

梦 1999 年8月30日

夜之悲伤 木版 90cmx60cm 2000年

瑰奇的呼叹

21世纪之初,海燕又开始在宣纸水墨上入梦。那梦仿佛一下子被灯光照亮,有放任的色彩,有瑰奇的云朵,而梦境却暂别短调与牧歌,展现更为“生活化”的视像。洗衣机中的自行车、美院的旧池塘、黑色轿车与白色花帘、火热热的炮筒、1938年的寺庙……我们仿佛进入一个奇幻的大城,感觉几分荒诞,却又几分熟悉。那笔墨却大刀阔斧,有着一种如刀般的放任和雄沉。那稚拙造型和瑰丽色彩在自由地运行中,交织而成梦境深处的吟叹。我们发现,那字,那记录梦境的字,那如梦的字消失了,陨落了。我们在如梦的画境中辨识梦境本身,我们在如梦的自由挥洒中与她一道入梦,或者说,我们一道在梦与非梦之中确认生存本身。最后,我们站在了这些一人多高的大板面前。那灯一瞬而过,变成了烛光,那隽远而温热的烛光,那梦一般摇曳的烛光。在这里,那如梦般的字随着刀又回来了。那刀变得开阔而大胆,犀锐而放纵,带着梦的饥渴,刀啄斧劈,它来不及让字显形,把字形和图形一团团地垛在一起。刀在形之显形的瞬间隐没,留下一种气韵,一种天然的缺憾,注满梦的韵体,在板上弥散,诱发着刀的机锋。那刀如影随形,舞刀人把气息留在刀辙上,而自己活在了这梦境之中。海燕乘着梦的翅膀飞?抑或梦乘着海燕的翅膀飞?

 

Atd6KhuvXLu6wRbFJiaZbQO4uxCXsZqTTAkueWYLwniaxW5wMBQrhErIezbwiajeniblYgxFugKwQO6yv59JOnKtRA

 

梦 2001年7月31日

轿车?我想不起?水墨 225cmx124cm 2001年

 

Atd6KhuvXLu6wRbFJiaZbQO4uxCXsZqTTsZgbwNfRttbAOzth5BZeiav1WBVaDFJddhvBeiaopTVvzVzvXbAwcGwA

 

梦 2001年11月8日

19世纪欧洲女人 彩版 162cmx102cm 2004年

 

Atd6KhuvXLu6wRbFJiaZbQO4uxCXsZqTTy73vicH9JeSEHYv4VQd9JVq8NZy8GFvAU2LYWiaQzMLvyDLxvfXJHIzA

梦 2003年6月21日

看青龙 彩版 183cmx122cm 2004年

 

Atd6KhuvXLu6wRbFJiaZbQO4uxCXsZqTTAjHkIrb5cibxgEtPWyhh1OTAhGibkYgmwMqdPBpkMlHFTJpOKiamUsdBw

 

梦 2004年10月10日

儿子再次放飞的蜻蜓 彩版 162cmx102cm 2004年

Atd6KhuvXLu6wRbFJiaZbQO4uxCXsZqTT6Fia7WUIiaz9ykicUDurIGU5KVEZXeUzX9KtRkOQzibLcV9UicER0RNl2Uw

 

梦 2000 年4 月10 日

雨花石 彩版 162cm x 102cm 2004 年

Atd6KhuvXLu6wRbFJiaZbQO4uxCXsZqTTS9oy7fQBHFdQ8vT5mHzHShsibcicribfoxI2SZR0JsUEqibXtBNK0QyPEA

 

梦 2009年10月25日

大绿虫 纸本彩墨 360cm x 438cm 2010年

内页欣赏

Atd6KhuvXLsX705T4XMyqiaLQAicxYZx7z6v7kzZLZ0jbGnc88IGVxe88Ndgxbx0ChiczHVnhQNFvrrX72E5U12Dg

Atd6KhuvXLsX705T4XMyqiaLQAicxYZx7z9bZsp4yic6XOm71iawPZmzlCibGAY9PkmgwfcibTOwMBCIjatcFicx6GibDA

Atd6KhuvXLsX705T4XMyqiaLQAicxYZx7zvricnhRDf6NvYn8yZd0qx78Ht2cR7EXeA6nKwS6UZzn7VZMUT8LG7ZQ

Atd6KhuvXLsX705T4XMyqiaLQAicxYZx7zZfwaib3o70bGsHWia66a1Phe7NmUgS9NTicvmrb5K8w2FjvDWJxnMxQpw

Atd6KhuvXLsX705T4XMyqiaLQAicxYZx7zZQcicbEfIoh83pSYbQEVNWDticuY4QXF3mScWsxTVf8N6TojttTEZiafw

更多内容可关注   一页南山   公众号

Atd6KhuvXLvIKibt2E9Z8icrTUsyE3dkeheYLlZJHPau0zB0d6YdzvRCbttVjA4MD9JnMY7EkMP2vTOm9QgRHAyg

Leave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ear form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