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新书

《湖山志(第一辑)》

新书推荐

Atd6KhuvXLuPHXJZqkL8CRJoaKhibd6wzZztem1UF4LacdFicqb4mLGDnQRBhFiapsXejqDnYR4jKUribUvPNA6ia1g

湖山志(第一辑)

中国美术学院校友会  编

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  浙江摄影出版社

《湖山志》是中国美术学院校友学术交流和互动的重要平台,是读者了解中国美术学院校友情况、学术追求、名家风采的重要窗口。
《湖山志(第一辑)》是中国美术学院校友会自今年4月9日正式注册成立以来出版的第一部图书。为此,中国美术学院院长、校友会会长许江教授为该书题写书名并作序言。

 

Atd6KhuvXLu4TPeJLicDbiciaHJVeEDTPwZLYl5O2kBbJ5fMsfphbx4pAsCeUfITdAGWAib3VdRN1HibyP9UGRbx9DA

Atd6KhuvXLu4TPeJLicDbiciaHJVeEDTPwZ3y1m9WZpMOXeC1mcZzl125shYhHaKVFTWic51hwOVKpLSFCO2bH4sibQ

《湖山志(第一辑)》护封、内封展示

Atd6KhuvXLu4TPeJLicDbiciaHJVeEDTPwZpneGvov0qKxLLWwB1DIs3N5yYzYoohV3QSOibo61P0ibXDUh5CXPlzFQ

《湖山志(第一辑)》采用穿线装,书可以完全摊平

《湖山志(第一辑)》内容包括“师道”“课徒”“识见”“文思”“忆旧”“悼怀”“钩沉”“附录”八个板块,全书汇集了中国美术学院部分先师的谆谆教诲和课堂实录,以及十几位校友最新写作的校史、学术、随笔等类型的文章近三十篇。

“师道”汇编中国美术学院关于尊师重教的传统等相关文章;“课徒”“识见”“文思”汇编该院师生、校友的理论和实践文章若干;“忆旧”“悼怀”“钩沉”展现了校友追忆往事、悼怀师友及学院历史上被忽略的人和事相关的文章若干;“附录”记录了校友及亲属为学院捐赠作品和文献的具体情况。整部书集学术性与资料性于一体,具有较强的可读性,也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和文献价值,展现了中国美术学院的师道传统、学术氛围、学术追求以及这一学术家族的个体情况。通过该书,读者能够深入地了解中国美术学院九十多年来的人文传统,该书适合广大艺术爱好者、实践者和研究者阅读。

Atd6KhuvXLu4TPeJLicDbiciaHJVeEDTPwZVaPG8EaSx0O5J9E8ZBIjTWia5lgjcPMmUJgbCdiaiaVyQjbOuwE62iaWQA

《湖山志(第一辑)》目录

➤ 编辑的话

当我翻开《湖山志(第一辑)》,纸面上的文字和图片呈现在眼前,编校过程历历在目。通过细读这些文字和图片,我的思绪也进入作者笔下的世界。
《湖山志(第一辑)》勾勒的学院轮廓让人感受到这所学院的厚重和博大,呈现出厚重、深沉和内敛的人文气息。这是我阅读此书的感受。

Atd6KhuvXLu4TPeJLicDbiciaHJVeEDTPwZ8sNiaEAVkInojVBf5ia7z8aQn7axwz17G0YPH7TiaKj5C1jxYuKIoK88g
Atd6KhuvXLu4TPeJLicDbiciaHJVeEDTPwZGqib6beAr4K4IhuBKUkYic7wmB5ejKzKOH25BADuCqu4NVuJ8JJlnvoA

国立艺术院(中国美术学院前身)自1928年成立以来,经历过多次搬迁和更名,但不管如何变化,这所学院一直是中国美术发展和转型的见证者,一直处于引领地位。在中国美术学院的发展历程中,涌现了许多在美术界响当当的人物,他们如夜空中的群星,熠熠生辉,照亮了美术天空。但时光流逝,许多的人和事渐渐被人遗忘。为了发掘学院发展背后的关键故事和人物,为了记录和呈现学院各个时期重要的人和事,为了激励今天的美院人不要忘记创立国立艺术院先辈的初心和使命,《湖山志》运应而生。我认为,《湖山志》是记录和呈现学院整体风貌的重要载体,是维系校友关系、传承学院精神的重要纽带,是沟通和联系校友的重要平台。

许江在《湖山志(第一辑)》序言中写道:

“国立艺术院暮春三月于平湖一岸的开学典礼,我们今天只可追慕。所幸留有众先师、学员拥立湖岸的存照。虽图像依稀,面容难辨,却楼树环围,丹陛绵延,特别有一份临湖坐石、惠风和畅之感,在我辈心眼中总是仙山琼阁的隽永气息。此中华艺坛自然生命的写照,向之欣欣,山高水长,往复推移,永难相忘。

Atd6KhuvXLu4TPeJLicDbiciaHJVeEDTPwZuOVMqspXhy2MeibKCCVul5AEysuWDjCQ6fpmH1c19AbVUJVqKrwgzWg
                                                                                     许江为《湖山志(第一辑)》所写序言书影
许江以考古式的眼光和判断,通过自己的视觉经验和阅历,从存照中解读出这一深远博大的信息。当我们透过图像中的这些物象,思绪穿越到存照的那个时代的时候,存照中那些具体可感的物象通过摄影的方式存储在一个平面的相纸上,读它的人便能从中体察那个时代的气息。一张图片通过人的解读,可以发掘出许许多多的历史和文化背景。作为图文结合的《湖山志(第一辑)》也带给我同样的感受,有时一幅图片就让我穿越,有时寥寥几句便把我带回文字描述的现场。比如,潘耀昌教授在《弹指之间——浙美琐事漫谈说》中用37个小段落讲述了37个小故事。这些小故事,短的不足百字,长的也就两三百字,但无一例外读了都让我印象深刻。比如,他在第13个小故事“王伯敏上课用实物”中写道:

“从前,在幻灯机出现之前,老师上课多靠手举画册让学生读画,而王伯敏先生则与他人不同,他上课经常带来许多文物,供学生观赏、触摸。这些文物是他平常收集积累起来的。晚年他说,有些不良客人,借到他家看文物的名义,悄悄顺手牵羊。

简短的文章勾勒出当时上课的情形。另外,他在第22个故事“鲜美的煲汤”中写道:

“我姐夫告诉我,家父潘思同出‘牛棚’后,他陪家母到杭州接丈人回家。家父老友胡善馀特设家宴饯行。老友久别重逢不胜唏嘘,两家人相聚,互诉哀肠,有说不完的话。席上众口一词赞叹煲的汤鲜美可口,纷猜其中奥妙。席终,汤尽底现,众人发现一条抹桌布浸泡其中,胡师母惊呼:‘找了半天却在这里。’原来如此,举座哑然。

 

Atd6KhuvXLu4TPeJLicDbiciaHJVeEDTPwZT9QEzZ2sJQ3pHRNChl0rUgfOpSpSBDwV6jia0F0bNBicXRnkaDStyh5AAtd6KhuvXLu4TPeJLicDbiciaHJVeEDTPwZbaf8a7dSG8NiaV0bvCPDUqwbqm0tbCE87VLzmGHarvyzictf5kh4ArvA

诸如此类的文字不胜枚举,至今有许多细腻、入木三分的描写,富有哲理、隽永的句子依旧存留在我的脑海之中。比如萧寒先生在《一百年很长吗》一文中对人物的刻画有血有肉,栩栩如生,令我印象深刻。

“新疆阿勒泰做马鞍子为生的老爷子阿合特,欠了高利贷每天依然乐呵呵的,对老伴儿的称呼是‘我的美人儿’,小侄子得了尿毒症,他让自己的儿子配型捐肾时没有一丝的犹豫,他觉得这就像太阳落了明天就会升起来一样自然。敦煌修壁画的李云鹤,苏州做琵琶的李兆霖,两位老先生对自己的手艺都有一份严谨的执着,可我却看到了他们的童心未泯……”

…………

“人生的舞台上,你我都是那个真实的小人物,而每一个小人物,都在用力地活着。

“一百年很长吗?长得就像我们都不会死去,短得就像我昨天才遇到你。

“一百年很长吗?长得像一首歌,短得像一辈子。

“一百年很长很长,很短很短。

“短得像呼吸,长得像拥抱。

➤ 《湖山志(第一辑)》部分内页欣赏

Atd6KhuvXLu4TPeJLicDbiciaHJVeEDTPwZ3DrhRhQjLLABrticBZKBiat1WVng8o2ibemQNKhcBbuib5px3JvGU7zXibgAtd6KhuvXLu4TPeJLicDbiciaHJVeEDTPwZ1ibF3HQ5Hwl6lNBOgfDyjGWqhItUqMibncqftC0ZSbSrCYA7icibzjqODQAtd6KhuvXLu4TPeJLicDbiciaHJVeEDTPwZA5EjQKDrfz5qcqVL8PiaNepHYkZ4h5IaHoCeO6bP22PMFS6EyPqrZmAAtd6KhuvXLu4TPeJLicDbiciaHJVeEDTPwZNYKazRPIFg0UKVDrun8icb01GDdPRKLCPLOUG26NbVPiaCnK559icn9eQAtd6KhuvXLu4TPeJLicDbiciaHJVeEDTPwZxlalPvxevQ21z02CGwQH84dM1xTPyVI76Wf9WEEN8IG7rRPBbAelGw

Leave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ear formSubmit